思荷集

思荷集 思荷集 思荷集 思荷集 思荷集 思荷集

散步

這條大概有兩米寬、水泥鋪就的散步的小路,兩邊都是大片的草地。因為它在房子的側邊,沒有小小步道的悶和侷促,也沒有馬路上車聲的喧囂,是別有洞天的一條路,所以我喜歡工作累了的時候在這路上靜靜地走著。

今天剛下過雨,這條小路上泛著水光,水光中有清晰的樹的倒影,偶爾還可以看到天上緩緩飛翔著的淡灰色的雲。前面的海,已經消失在天際,跟雲一樣,成了淡灰色。這是一個非常靜謐的早晨,靜謐到我無論怎樣放輕腳步都可以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居然那麼清晰。

 
散步
散步

當我在這條路上緩緩走著的時候,我知道我跟很多生命共同擁有這一條路。在加拿大郊外,離開大都市之後,尤其是和草地相連的路上會有很多可愛的小夥伴,牠們也喜歡在這條路上走。比如說最常見的,當然是螞蟻。牠們有的時候成群結隊,有黑色的、爬得很快速,似乎是很強壯的大螞蟻,還有那種很小的、很勤勞的螞蟻。

有一天,我在路上走著的時候突然發現,一簇蒲公英奇怪的在路上均勻地移動。不像是被風吹的,那緩緩移動的樣子,像是有什麼在後面偷偷推著它走。凝神一看,啊!原來是小螞蟻!牠用牠前足,舉著一大簇跟牠的身體很不相配的蒲公英,好像頂著一個超大的掃把,熱力而勤奮地在前行。當你注視到這一幕的時候,你會不由自主地笑出來,心想:「現在正在全面地打掃衛生,螞蟻也要找一簇蒲公英做掃把嗎?」我的腳小心地迴護著牠,我儘量不打擾,從牠旁邊輕輕地走過去。

蒲公英

蒲公英

有的時候在路上也會有蜘蛛,有很長腳的蜘蛛,也有很短腳的蜘蛛。有一次我看到一個最奇怪的景象,就是發現一個紅白相間的石頭在小路上緩緩移動,一會兒慢,一會兒快。當你仔細凝神,會發現它周圍有很多腳——實際上那是一隻蜘蛛的身體,但是牠長得就像海邊的白色石頭上沾了一點紅色的土,而牠的腳都是黑色的,實在是太奇觀了!還有一次,我看到一隻蜘蛛,牠後面扛著一個白色的東西,我也不曉得那是什麼,總之,牠緩緩地走。當我慢慢靠近牠、為牠皈依的時候,牠停了一下就走開了。晚上的蜘蛛比白天多得多,可能各色的蜘蛛都在晚上出現,所以走路要很小心。

 
散步
散步

在這條路上我當然還有看到過蜻蜓,牠們會落在路邊休息,或者在做什麼。有的時候在一個馬路小小的凹陷處會發現一隻瓢蟲,牠橘黃的底色,配上黑色的斑點是很豔麗的,好像鑲在馬路上的一顆寶石一樣。當我的腳靠近牠,凝視著牠的時候,感覺牠好像在曬太陽,或者在陽光下遐想。總之,我不願打擾牠夏日的閑夢,就輕輕地從牠旁邊念著皈依走過去。

還有的時候,我在路上會看到一段綠色的樹枝,當我的腳緩緩走向牠的時候,我會懷疑說:「這看起來是一個生命。」就在我感受到生命的瞬間,牠就突然跳起來,好像從睡夢中驚醒一樣,開始劇烈地爬動。有的時候我也會被嚇一跳,但是我會念著皈依,讓牠從我的腳前爬過去。就是讓牠走牠的,我走我的,好像朋友相見了,道一聲好,各自散步而去。

蝸牛

蝸牛

蝸牛是這條路上的常客,有的時候在下雨之後,放眼望去,這條馬路彷彿鑲了亮晶晶的小石子,上面凸起的都是蝸牛。所以當我剛開始在這條路上散步的時候會覺得很辛苦,因為要一直注意腳下。大的蝸牛比較好認,那種小的,比石頭還小、非常小粒的,會和馬路上的其他的顏色混雜在一起,讓你很難分辨那是蝸牛。所以行進的時候都得彎著腰去看,要辨認牠們,因為牠們一動也不動。辨認久了之後,我就慢慢開始認識到:「哦!這是蝸牛。」以後就不用彎著腰低著頭了。

所以一開始散步的時候,比不散步還累,覺得腰也痛,脖子也痛。但是我還是想在這條路上走,因為在下雨的時候這些蝸牛會爬到路上,如果在陽光出來後牠們還爬不回去,第二天可能就會被曬乾了......尤其是那種小蝸牛。我很擔心這些蝸牛得不到及時的救治,就被徹底曬乾了,所以,每當下雨之後我就要去散步,要去尋找這些生命,把牠們放回草地。

每天牠們不停地成群結隊爬出來,在雨天爬出來,可能是要透氣吧!在太陽出來的時候,我就用樹葉子、用乾草、用各種東西把牠們移回草叢裡。就這樣反反覆覆地工作,每天只要來散步就要進行,而且從這條路走過去會撿到一些,走回來還會撿到一些,走過去再撿到一些......永遠都會發現撿不完。那時候恍然感覺到,想要把腳下的生命保護到完全一點都不受傷害,真是一點都不可以粗心大意,不可以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因為永遠都有你沒有發現的小生命,你沒有認知到的小小朋友,牠也在享受這一份空氣、這一份寧靜、這一份陽光,牠也喜歡這條馬路,牠也喜歡在這條小小的路上散步,體會著屬於牠的那份寧靜。

所以,每天撿蝸牛,蝸牛又爬出來,再把牠撿回,再把牠撿回,整個夏日持續這種護航,每天都進行,有的時候一天要進行幾次,慢慢地這也成為一種習慣、一種樂趣。然後在路上看到牠們就說:「小蝸牛,今天過得還好吧?」就給牠們念個皈依。慢慢地我就喜歡上這樣一種相遇,好像是朋友一樣,牠們也散步在馬路上,但是如果蝸牛太多了,我就選擇沒有牠們身影的另一小段路走。雖然說另一小段路很小,但是我想,既然蝸牛喜歡待在馬路上,那麼,在沒有生命危險的狀態下,就讓牠們成群結隊地在馬路上吧!哪怕站一下,哪怕緩緩地爬行,也許是牠們的一種樂趣,也許是牠們的一種存在方式。我希望當夜幕降臨,牠們就爬回去了。

 
散步
散步

當月亮升起,繁星滿天的時候,這條路上的訪客就會更多,最大的訪客應該屬青蛙,有的時候會有綠色的青蛙,有的時候會有褐色的青蛙。當我的腳緩緩走近,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青蛙沒有發現,我的腳就停在牠的旁邊。我很想知道那隻青蛙坐在馬路上在想什麼?牠有著什麼樣的心事?有時候也想問:「你遇到什麼為難的事情,我可以幫忙你嗎?」有的時候,我發現一隻青蛙瞪著大眼睛在對面看著我,牠不想躲閃,我也不想躲閃,我們就在馬路上相遇,互相看著。看了一下,有的時候是我決定走了,有的時候是青蛙決定走的。總之,我們會享受著夜晚這條小路上的一種安寧,不相妨擾。

 
散步
散步

有一次在白天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隻受傷的飛蛾,然後發現旁邊有螞蟻。剛開始牠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我以為牠已經死了,所以我就去念咒。後來發現有幾隻螞蟻在咬牠,我就用樹葉子把螞蟻趕走,然後把飛蛾救起來,把牠帶到一個沒有螞蟻攻擊的地方,讓牠靜靜地養傷。後來那隻飛蛾可能傷口好了,就飛走了。

蝴蝶

蝴蝶

還有,雨後最多的——蚯蚓。蚯蚓一下雨就都從地裡爬出來,從草裡鑽出來,一定要把自己晾在馬路上,任憑瓢潑大雨打著牠們的皮膚。所以在雨後這條路上是不許開車的,這條路禁車已經很久了,因為小生命太多,車可以走另一條路。對我們來說,雨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出來撿蚯蚓,因為當陽光出現的時候,如果牠們沒有爬回草地,就會變成一段枯草,活活被曬乾了。所以,撿蚯蚓的工作一向都是出家人和我們這些想要護生的人的必修課,撿久了之後,大家也都自然而然地去撿,也不覺得麻煩,有的時候還會比賽,看誰撿得多。

所以在這條靜靜的路上,我自己覺得,是和很多的小生命平等地擁有這一條路。我們在這條路上,各自散著步,想著心事,忙碌著各自的事情。這一刻我也在想,什麼時候牠們能得到人身,與我有緣,然後一起修行。那時,我們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因為我們很早很早就認識了,很早很早就熟悉著彼此,在一條路上,又是鄰居,又是朋友。我輕輕地為他們祈禱著、祝福著——普願所有的生命,早日離苦、早日得樂!

 
散步

葉子

散步

葉子

還有一種身體很大、腳很長,翅膀也很大的,我不知道該叫牠什麼,叫牠一隻「大蚊子」也不對,因為牠好像不會叮人。當我在這條路上走的時候,有時候牠們就在我腳邊,忽然像要飛翔似的把翅膀張開,可是卻是用跳的。有時候牠正好跳到我抬起來的腳底下,我只好把腳抬著等牠跳走;但是牠卻不跳走,在我腳撐出來的陰影裡邊躲著。這讓我停下的腳不能落下去。當我假裝把腳慢慢靠向牠的時候,牠會突然動一下,終於跳出去,可是牠一定又會跳回我抬起的腳下面,好像在跟我遊戲一樣,就這樣跳來跳去、跳來跳去,我覺得很有趣。

有一天,我發現在草叢裡有三隻「大蚊子」,牠們在一根草下遊戲,從上面跳到下面,又從下面跳到上面,那種感覺像小孩在爬樹,又像猴子在樹林間遊盪,看起來彷彿是很快樂的嬉戲。不管是一個怎樣的嬉戲,還是希望能夠在正法之林上嬉戲,對生命比較有利。但不管怎樣,牠沒有被傷害,牠能夠喜歡我這樣一個龐然大物,跟我遊戲,那麼平等地看我,讓我心裡對牠生出了幾分感動。因為弱小的生命,一般都不喜歡靠近特別龐大的生命,因為會有壓迫感,會有不安全感。

 
散步
散步

如果弱小的和強大的生命能彼此相互依靠和共存,遠離弱肉強食,遠離互相掠奪,實際上,如果所有的生命界都能夠和平共處,不僅以自己的生存之道為主,而是自己活著同時,也考慮他人活著,比如說,當自己需要塑膠袋的時候也考慮考慮鳥也需要活著,鳥也需要餵養小孩;魚也需要活著,魚也不能吃進塑膠袋——我們就會小心,甚至不去用塑膠袋。

如果我們曾在夜路上駕車奔馳,自然知道有很多小飛蟲牠們喜歡逐光,會拼命地朝著車燈飛舞,很可能就撞死在車的前頭。如果不去努力避免的話,這個車在夜路中開過去之後,你從車上下來就會看到車頭都是一點一點的血跡,那就是那些逐光的小生命為了光明粉身碎骨的一個慘烈的事情。可是如果你在靜靜的夜晚,把車速放慢到三十、二十五公里,甚至有的時候覺得像牛車一樣耗時很久,才終於開回住處,雖然很疲憊,但是我們的車上不會沾上小生命的鮮血。這一路,雖然緩慢,但卻是皎潔的。那麼在進趣菩提的路上,我們能說我們的車速是緩慢的嗎?

所以,當我在路上散步,或當我開車行進在路上,我要注意突然從林間竄出的野兔,或者是小浣熊,牠們看到疾馳而來的車通常會大驚失色,甚至嚇得要一直朝前奔去。如果我們能注意到的話,就會站在牠們的角度想,了解到牠們不會過馬路,牠們在強烈的燈光照射下會大驚失色......就會盡力避免發生橫屍馬路的慘案了。

浣熊

浣熊

希望所有的生命都相互尊重著、相互關心著,都知道這是我們共同擁有的空間,共同擁有的資源,不要過分剝奪、搶奪別人的生存空間、生存的權利,對別的生命存在的方式,哪怕是一棵樹的存在方式,有一份敬重和理解。

有的時候剛割過草,會有一小撮青草,被甩在馬路上,然後過了一兩天青草就變成乾草。有一次,我不禁好奇地想:「這一撮像手指那麼小的乾草下面,會有誰居住嗎?」結果,中午的時候,我把那一小撮乾草打開來一看,果然!下面擠著三、四個小生命,牠們用那小草躲避著有點過份熾烈的陽光。我突然想起,自己小的時候跟小夥伴喜歡躲在草棚下嘰嘰喳喳,那種快樂的感覺。所以以後就算是在路邊,遇到被甩掉的青草或大大小小的乾草堆,我也不敢輕易地踏上去,因為,乾的青草下面也許有生命在乘涼,也許有生命在酣睡。

大地母親以她無限寬廣的胸懷,承載著無數的生命——他們的成長、他們的生老病死,那麼我們也有義務去保護這些生命,不要由於自己的粗心大意,由於過分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存方式而無視其他小生命的存在。甚至,稍稍細心一點兒,很多生命就可以在我們的腳下活得平安吉祥,不會付出血肉模糊的代價。這是舉手之勞,也是舉腳之勞。最重要的是,眼睛要發現;在眼睛發現之前,心要去尋覓牠。在自我的生命中找到這些生命存在的空間、存在的理由,去尊敬大大小小的生命,接納不同生命的存在方式,並且感受所有的生命一同存在的一份和樂和喜悅,可相互陪伴的愉悅之感。

祈願普同離苦,普同得樂!

 
散步

 

 

 

 

 

 

散步

 

 

 

 

讀者回響

一、本區為讀者回饋交流平台,歡迎留言。

二、為維持良好的線上環境,留言經審核通過方會呈現,請讀者見諒。

0
  • 吳祖忞

    禮敬大寶恩師
    感恩大寶恩師
    授以生命的覺照經驗,不捨任一時處的關照感知。
    永遠不離宗旨,讓人得以依之效學,成就。
    這份恩德,超天 載地。無以言喻
    頂禮,永恆的匍匐頂禮
    願我成就如同您一般的心緒
    如您一般的生命

  • 李瓊瑤

    頂禮大寶恩師:
    看到上師您那麼用心的照顧小生命,弟子看到自己粗暴的現形,弟子也要用心觀照所有的小生命,自他都能離苦得樂。祈願您
    法體康泰常轉法輪

  • 德勳

    至誠頂禮大寶恩師:

    感恩您帶領我等弟子散步。
    散步,是老師為我們樹立菩提法幢,轉般若法輪,一步一法輪!

    感恩上師三寶的威德力加持,讓弟子可以領納老師的勝甘露,翻轉自己的思惟,提升自己的心量格局。諸佛菩薩起心動念,舉止投足,無非都是要饒益眾生。散步,向撒落一地的菩提花葉,注入我等一切有情心湖中。

    反覆悅讀老師的散步,一種與萬物融洽無間的法輪熨過心田。相遇不只是相遇,散步好像不是散步,散步中,老師在傳遞著一種教授,「我很擔心這些蝸牛得不到及時的救治,就被徹底曬乾了,所以,每當下雨之後我就要去散步,要去尋找這些生命,把牠們放回草地。」對蝸牛如此,對勤勞的螞蟻,緩緩移動的蜘蛛,路邊休息的蜻蜓,陽光下遐想的瓢蟲,逐光的小飛蟲,甚至辨識路上的常客蝸牛與石頭,臨時從林間闖出的野兔小浣熊等等都不是巧遇,都是老師大悲心驅使的一場法會一般。

    每一場法會,老師教授我如何看待蟲蟻眾生?如何安立眾生的生命價值? 如何行持菩提心?也就是老師透過散步在教授弟子我如何關愛有情,護持有情,如何修學菩提心?平常對蟲蟻,自己都只是停在不傷害或者是幫它們皈依三寶。不傷害的心念與做法並非很堅固的,幫它們皈依三寶的心,也不很恭敬殷重的。經過老師的身行教誡,如何更具體的提升慈悲的增上意樂?安立怎麼樣的角度來看待它們的生命價值,佛菩薩為何那樣感恩有情?廣論修報恩者法類說「慈心饒益,應將彼等安立解脫涅槃之樂而報其恩。」大般若經有一段話說:「復次,舍利子!若菩薩摩訶薩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悲為首,修慈定時作如是念:『我當濟恤一切有情皆令得樂。』修悲定時作如是念:『我當救拔一切有情皆令離苦。』修喜定時作如是念:『我當讚勵一切有情皆令解脫。』修捨定時作如是念:『我當等益一切有情皆令盡漏。』如同佛陀對舍利子的教誡一樣,老師也是透過散步一步一腳印來教誡我,饒益我,。

    老師說「我知道我跟很多生命共同擁有這一條路。」這個想法,在自己心緒中是沒有印象或沒有生起過的,自身沒有強烈串習平等捨的知見與量,對於大馬路鄉村小徑的小蟲蟻,從來總是高高在上一種不自覺的慢心,總不自覺的想到,人是這馬路小徑的主角,地上爬的蟲蟻只是陪襯的小生命而已。想想,我們與佛菩薩同處於一個環境,也與蟲蟻萬物生活在同一空間,但與萬物你我他相互融入的思惟是很少的。我總是我,不知掙脫的一種束縛。事實上,我們跟很多生命也是共同擁有這一條同往菩提的道路上。

    《觀無量壽佛》經說:「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生」。這種境界的趣入,是不是就是從對一切有情生起深細的觀察心入門。
    散步中,寄寓著老師對蟲蟻昆蟲等深細的關懷與觀察,「你遇到什麼為難的事情,我可以幫忙你嗎?」聽到這句話,每個有緣的小生命,豈有不充滿快樂幸福,感動得熱血沸騰的!活絡出他們生命的價值,活躍在它們的生活環境。老師這種萬物一體的慈悲心,像一劑加持力,加持了地面上的小生命,也加持弟子,啟發弟子,讓弟子了解到佛經中所講的「諸佛以菩提心入眾生心想中」的意涵!不僅趣入,任運無間的趣入,想到這些蟲蟻何其有幸?得到如此這般的攝受與祝福。如同對大蚊子的祈禱:「什麼時候牠們能得到人身,與我有緣,然後一起修行。那時,我們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因為我們很早很早就認識了,很早很早就熟悉著彼此,在一條路上,又是鄰居,又是朋友!」

    老師說,救治受傷的飛蛾,撿拾雨後蚯蚓的工作一向都是出家人和我們這些想要護生的人的必修課。所謂必修,其實就是責任的承擔,一種菩提心力所使的承擔。我們自己平常也會撿拾蚯蚓,偶而也會救治飛蛾蟲蟻。只是都是僅限於看得到的因緣,菩薩則是尋覓因緣,創造因緣,這也是老師對我們的策發與期待,如同修習增上慈悲心一樣。也如同無私載的慈悲大地一樣,老師說「大地母親以她無限寬廣的胸懷,承載著無數的生命——他們的成長、他們的生老病死,那麼我們也有義務去保護這些生命,不要由於自己的粗心大意,由於過分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存方式而無視其他小生命的存在。」這是老師把我們安立於想要成佛的大乘行者的菩薩精神上,最重要的是,能夠養成「舉手之勞,也是舉腳之勞」的習慣,任運無間的救護一切有情。

    有時,老師除了祝福,也站在蟲蟻小生命的本位思考,跳出人的自我立場,老師說「不管是一個怎樣的嬉戲,還是希望能夠在正法之林上嬉戲,對生命比較有利。但不管怎樣,牠沒有被傷害,牠能夠喜歡我這樣一個龐然大物,跟我遊戲,那麼平等地看我,讓我心裡對牠生出了幾分感動。因為弱小的生命,一般都不喜歡靠近特別龐大的生命,因為會有壓迫感,會有不安全感。」對待蟲蟻,走進它的生命心靈中,感覺像是一種美美的味道。

    老師說「在自我的生命中找到這些生命存在的空間、存在的理由,去尊敬大大小小的生命,接納不同生命的存在方式,並且感受所有的生命一同存在的一份和樂和喜悅,可相互陪伴的愉悅之感。」「自我的生命中」指的是每個人的不同緣起,為蟲蟻等一切有情找到讓它們生存的空間與權利,尊敬它們,接納它們;「感受所有的生命一同存在的一份和樂和喜悅,可相互陪伴的愉悅之感。」期勉我們能夠長養如大乘行者無人我眾生相的福智資糧,真正達到「普同離苦,普同得樂」的境界。這樣想這樣作,也許就是報答師恩,報答三寶恩,報答蟲蟻等一切有情恩。

    祈願以後,自己救護有情的心力可以再強一些,發心可以再深廣一些,行為可以再細心一些。
    感恩老師的攝受加持,透由散步引領弟子走進菩提道次地的法海中。
    弟子德勳頂禮2018/09/22

    15 回覆
  • 劉巧領

    禮敬親愛的上師:
    那天清晨,室友急匆匆返回寢室,嚷著「公用衛浴間有老鼠,我不敢去那兒盥洗。」一會兒又聽到室友說:「跑出來了!」弟子看牠沿著牆邊跑到電話桌下蹲著。喔!還是一隻老鼠寶寶呢。
    前一陣子便有其他室友發現小老鼠的蹤跡,接著找到鼠媽媽在公用衛浴的管線間天花板上生了一窩。情報日日更新:說有天晚上某寢燈火通明,人人或手拿工具,或挪移家具,想辦法將闖入的小老鼠請出去;說某老師三點被入侵的小老鼠吵醒,直到天亮;說某老師用鼠籠連續幾天捉到五隻,還剩一隻了。之後看到某老師拿著鼠籠,說都捉到了;籠中不見老鼠,只吊著好大的啃過的半顆蘋果。
    弟子在寢室找了一個寬的厚紙杯走出來,牠已經跑到陽台的桌腳下躲著。弟子蹲下打量牠,身軀圓圓的像乒乓球那麼大,拖著一條修長的尾巴,毛色黑亮黑亮,大大的眼睛掛在尖尖的臉頰上,璀璨閃亮如兩顆黑寶石,毫無畏懼地和弟子對看。好漂亮的一隻小老鼠啊!
    另一位室友走來,想找個棍子趕牠出來好讓弟子捉。弟子問:「捉到了怎麼辦?」「送去山上或是農地。」弟子不語。這麼小,去那兒牠能活嗎?
    棍子輕輕一撥,小老鼠驚慌失措,弟子把杯子扣下,杯沿碰到牠的身體,只要使點力就捉到了,可弟子不忍心,怕壓疼了牠;一鬆手,牠箭也似的跑向露台,消失了。

    隨後便看上師的「散步」,想著這隻小老鼠,想著上師對我的諄諄教誡。

    鼠媽媽安了個家,不巧與我們同一層樓,然後‧‧‧‧。我們憑什麼認定這是師父給我安的學習樂土,其他我們不喜的生物就是外來者、入侵者?我們憑什麼認定這生物有害而趨之後快?看看自己的雙手,從小到大,由於無知、害怕、嫌惡、漫不經心,傷害過數不清的生物。直到遇到師父、遇到上師,心中對那些卑微的生命開始漸漸有些感覺,但真能生起利樂一切有情的心嗎?尚待努力。
    上師教誡弟子「希望所有的生命都相互尊重著、相互關心著,都知道這是我們共同擁有的空間,共同擁有的資源,不要過分剝奪、搶奪別人的生存空間、生存的權利,對別的生命存在的方式,哪怕是一棵樹的存在方式,有一份敬重和理解。」
    感恩上師讓弟子知道自己該用什麼心看待生活中的其他生命,無盡感恩。〈園區國中劉巧領至誠頂禮2018.07.18〉

    11 回覆
  • 陳修豪

    敬愛的老師:
    看了您寫的這篇文章,弟子感到非常感動。您的身語意是那麼的慈悲,讓弟子也發願要向您一樣,生生世世利益一切眾生,願惡趣的眾生能夠早日脫離苦海,往生善道,修學佛法,解脫生死。而善趣的眾生也能夠珍惜暇滿,精進學習,速證菩提。再沒學佛以前,弟子可能對這些小生命根本沒放在眼裡,也不管他們的死活,甚至回憶起小的時候不懂事,曾經一時頓殺多生,現在深深感到慚愧,後悔。如果不是師長的教導,弟子也不會懂得去愛護生命。至今,弟子已經學會去關愛一切小生命,甚至在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想要去保護他們,幫他們皈依,這一切都是師長的恩德。這件事情必需身體力行,用講的是沒用的,必需發自內心,才會去行持。記得每次看到家裡有一大群小螞蟻出現在家裡的某一處,為了把食物搬回自己的巢穴。這些起因都是之前的食物殘渣導致的,弟子深怕自己的家人會不小心踩死他們,或是在做家務是,不小心將他們殺害了。因此,我會想辦法,讓他們先回家,或者把他們要吃的食物,放到比較安全的地方給他們吃。一開始,家人都很不理解,但久而久之,家人看到我這樣的行為,也開始注意這些小生命,不輕易的去傷害他們。之後,當看到地上有容易引起螞蟻聚集的甜食,弟子都會打掃乾淨,儘量避免悲劇的發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老師一樣,生起一顆真實利益眾生的大悲心,為利有情願成佛。

  • 翁憶珍

    親愛的上師:
    我想,只有佛菩薩才會有這樣的大悲,呵護著所有的生命,我在繁亂之中看到散步,我想是上師給我的加持,回想跟隨著師父上師學習廣論,至今已有8年,生命一點一滴的在轉變,工作更加忙碌了.一周七天不是教瑜珈就是做義工,有很多人要照顧,每天早出晚歸,10點多回到家,常常倒在沙發睡到天亮,因為還沒有做晚課,所以不敢上床睡.我的心很想好好學法,誦經,背書,拜懺,只能找時間去完成這些最重要的事.有時候會很急,其實要深深的感恩,一切都是師長的功德,培養起善法欲,我連作夢都夢見要做善行.我是幸福的.希望上師的一言一句都能滲入我心,讓我能長養慈悲心和智慧,利益一切有情! 妙珍頂禮大寶恩師

  • 陳重光

    很慶幸今天遇到了思荷集並仔細地閱讀了! 啊! 老師的心是這麼的細膩! 所謂的菩提心應該就是這樣吧! 我往往在餐桌上或流理台上,發現了有螞蟻,就沒慈悲心的,趕快用力的把牠們吹走,以防牠們再來! 以後應該先把餐桌或流理台先好好先洗乾淨,就不會造成互相的困擾了吧!

  • 林心玲

    頂禮老師! 看到老師散步時心心念念著各個小生命的慈悲心與歡喜共處的菩提心,著實讓弟子一直對某些小生命的恐懼或害怕升起著對牠們的釋然,接受與欣賞,尤其蚯蚓,螞蟻等。 這也是隱射著自己對某些事或物的我執或偏見。感恩師長讓弟子看見自己的這個惡習(自己雖然不殺生但是也要護生,不可以有所分別。 呵護的同時並為其誦經與皈依)。生命應該都被尊重,也因此相互珍惜與欣賞.... 感恩師長的教導,修行在每個剎那....., 弟子要好好學習。 心玲 合十

  • 黃如逸

    感嘆佩服老師的行持, 原來在很簡單的散步當中, 可以做如此多的修行, 避免殺生還進行護生, 心心念念利益眾生的菩提心在簡單的散步中不斷的呈現, 這樣的典範, 我要好好學習.

    如逸 合十

  • 石秀華

    伴著滿天的星空散步,你曾對著最美,最亮的星星許願嗎?
    許下願望的星光,照亮著你,引領著你,一步步趣向你的心願~

  • 江建屏

    謝謝老師!多劫前,千年前,百年前,如今...我都曾是您細心呵護的小生命。

    謝謝您教導我,心去尋覓,眼去發現,在自我的生命中找到這些生命存在的空間、存在的理由,去尊敬大大小小的生命,接納不同生命的存在方式,並且感受所有的生命一同存在的一份和樂和喜悅,可相互陪伴的愉悅之感。

  • 張美玲

    頂禮大寶恩師:您說:「這一路,雖然緩慢,但卻是皎潔的。那麼在進趣菩提的路上,我們能說我們的車速是緩慢的嗎?」好喜歡您這句話,多麼的有智慧,感恩您的教導。

    12 回覆
  • 張馨云

    頂禮大寶恩師:
    看著您在散步這篇文章中,同樣走在大自然我只是喜歡處在其中放鬆自己的身心,您卻對身邊的小生命有更進一步細膩的觀察,這是我要學習的地方,將更多的生命納入我的心裡,學習去關心他們,不管是對小昆蟲、小動物的皈依和祝福,還是對他們保有尊重而不任意傷害,都希望牠們都能活得自在,得到您和師父的攝受。

    11 回覆
  • 鄭如伶

    頂禮親愛的大寶恩師 !
    慢慢讀著這篇文章,猶如聆賞著大地生命的樂章 ! 感恩老師分享散步的見聞念觸,提策弟子當謹慎每一個步伐:腳下那一步;要更殷重的是心上的那一步 ! 造善?造惡?為自?為他?因為每一個念頭,每一個身口造業,都在打造自己的來生啊 ! 隨著文字的步履,弟子似乎跟著師長佛菩薩的腳步,步步踏實的走在菩提大道上。願生生世世緊隨師長步伐,直至成佛 ! 至心渴望: 靜靜的陪老師散步, 一切時處 !

    弟子 園區國小 鄭如伶虔禮

    10 回覆
  • 許玫琦

    靜靜的一條路,當俯下身來心與心交流,其實是多姿多采的一條路,一條修行之路。願能如您在心續紛亂的生活中,任何時刻停下來傾聽大地的聲音。

  • 陳怡伶

    當看到老師說,希望這些小生命有天也成為人身一起修行時,我就想到,很久很久以前,師父和上師也是這樣在照顧曾是惡趣有情的我。先和我結下善緣,然後等著我成為人,在他們旁邊修行。

  • 陳進利

    閱讀了真如老師的這篇文章非常感動,大地運育著無數眾生,這些生命與我同樣具有離苦得樂的本能,但我以前卻很少感覺牠們的存生也很少仔細地欣賞牠們、關懷牠們進而幫助牠們,因此我也要效學老師的這種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祈願普同離苦、普同得樂。

  • 陳詩佩

    謝謝您,幫這些小朋友發聲,我們家也有蟑螂,老鼠,壁虎,螞蟻,窗外有麻雀,祂們平常都有各自的生活,但我會感謝祂們,有時家中剩我一人,或我遇到了什麼困難,不傷害牠們的話,我覺得牠們也會陪伴我甚至幫忙我。

  • 陳美媛

    剛看文時,感受老師有如小少女般,自在地與各種小生命心靈交流著,弟子彷彿亦進入此情境中相見歡~
    但是看到後面,弟子卻感到無比的慚愧,想到自己的粗心大意,甚至有時由於無知與恐懼,還傷害了無數的小動物,想起這些有情的痛苦,似乎自己也不定時的會憶起自己的暴行!拜35佛時也常觀想起,弟子的罪行究竟有多少呢?光今生能憶起的已罄竹難書,過去生生世世的呢?還會有多少?正因為師父老師的行儀,『我鄙惡行影,明見於法鏡,意極起痛惱,我當趣正法.』
    感恩老師分享散步小時光,令弟子懺悔大罪行~

    11 回覆
  • 陳如琼

    恭敬頂禮親愛的上師:
    容我稱您為上師,雖然現在大部份的人都叫您老師,可是我的心依然覺得您就是我的上師,我生命中的善知識,能幫我脫離生死之苦的善知識!
    看到上師這篇【散步】讓我感動萬分,剛開始看的時候還覺得走在一條鄉間田野上是一件多麼愜意愉快的事呀!但越看到後來眼淚卻也一直不停流下來。
    原來上師的散步跟我的散步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我的散步是想找尋一種身心的輕鬆,只顧自己的快樂根本不會察覺腳下生命在掠動。而上師的散步心中繫念的永遠是宇宙萬物,永遠是如何讓所有生命都能離苦得樂。以前常聽法師們提到上師對小動物是如何愛護有加,所有的動物是如何喜歡上師?當時就好想好想知道上師是如何做到的。現在親眼看到上師親筆所寫的,對於云云眾生是如何以慈悲心疼愛在心理,我想我要的答案已很明顯告訴我了。上師的小心翼翼就怕一丁點的不注意腳下的亡魂就在眼前呈現!是多麼細膩的心呀?讀了廣論才能知道這就是一種大悲心的流淌,而我何時才能有這樣的一顆心?但值得慶幸的是,至少我已搭上這班菩提列車,有著師長在前方引領著,終有一天一定能像師長一樣,時時刻刻都是為了一切有情而努力。
     如同上師您說的:最重要的是,眼睛要發現;在眼睛發現之前,心要去尋覓牠。
    心要如何能尋覓?我想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顆願意發菩提的心,為了想要利益一切有情的菩提心。我想只要緊緊跟著師長的腳步走,菩提心就能生起了!


      其中有句讓我特別感動:
    在這條靜靜的路上,我自己覺得,是和很多的小生命平等地擁有這一條路。我們在這條路上,各自散著步,想著心事,忙碌著各自的事情。這一刻我也在想,什麼時候牠們能得到人身,與我有緣,然後一起修行。那時,我們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因為我們很早很早就認識了,很早很早就熟悉著彼此,在一條路上,又是鄰居,又是朋友。我輕輕地為他們祈禱著、祝福著——普願所有的生命,早日離苦、早日得樂!
    。。。。。。。。。好想好想跟上師當好朋友,好想好想親近上師,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呀!

    11 回覆
載入更多